5分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3D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7 11:48:1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长坑村村干部张孚世向澎湃新闻还原当时的情况称,事发8月4日凌晨,方健康与其他村干部一起巡查村民屋顶排水情况后突然倒地,送医不治离世。“4点钟的时候,我们帮人家排出积水。我们把积水排出后下来,有另外一户村民家里进水了,方主任让我们过去帮村民排积水,他在附近继续排查。我们排完积水过来找他的时候,发现他倒在地上”。回家的这两天,张玉环既热闹,又冷清。他是全国各地媒体追逐的对象,但在他的老家张家村,除了村里几户关系比较近的人家,其他村民并没有来探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孩子遇害后,刘荷花好几次哭的晕死过去,从那时候起身体一直不好。孩子遇害的第二年,另一个孩子掉到水里淹死。连续的失子之痛,让这个女人、这个家庭几乎无法承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5日,澎湃新闻从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区大长坑村村委会获悉,村主任方健康于4日上午在进行救灾工作时突然倒地,医治无效离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个一直以来风平浪静的小村庄里,每个人都认为,公安把谁抓走,谁就是凶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样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还有另一户被害儿童的家。儿子在6岁的时候被人害死沉尸池塘,让整个家庭蒙上了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家人好惨的,这家男的骑摩托车撞了人,赔了人家10万块钱,几乎把家底都赔了进去。现在又脑溢血中风了,躺在医院里抢救。”村民张鹏指着张玉环家斜对面一处极为破败的房子,“这就是他们老宅,都破成这个样子了。这家人太惨了,他们自己都顾不上了,更不可能去追究凶手了。说是不找凶手了,是找不到了,放弃了,没有办法。谁不想给自己的孩子报仇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玉环在自己已经破败的老房子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7月9日,江西高院开庭再审,张保仁陪着母亲宋小女在进贤县法院观看视频直播,他几乎想要凑到屏幕上,想看清楚父亲的脸,但镜头中只能远远看到一个穿着白衣服、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彼时,张幼玲是张家村的村医。医生的职业敏感让张幼玲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玉环:人生断裂9778天